随迁子女在京报考高职网上申请系统已开通

10月12日8时,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在京参加高等职业学校招生考试网上申请系统开通。符合条件的随迁子女须在13日20时前在网上提交申请信息。

记者注意到,网上申请系统分为“首次填写信息”和“已有信息考生登录”两个入口。点击“首次填写信息”,信息将提示申请人员要满足的5个条件,即:进城务工人员持有在有效期内的北京市居住登记卡、居住证或工作居住证;进城务工人员在京有合法稳定住所;进城务工人员在京有合法稳定职业已满6年;进城务工人员在京连续缴纳社会保险已满6年(不含补缴);随迁子女具有本市学籍且已在京连续就读高中阶段教育3年学习年限。勾选满足条件的为“父亲”或“母亲”之后,进入下一步,可填写姓名、性别、户籍地等考生个人信息以及父母相关信息。

2017年2月17日,山东聊城中院以故意伤害罪判处于欢无期徒刑;原告人和被告人于欢均不服一审判决,分别提出上诉。

任何时候都不能冲动,犯罪的代价实在是太大了

回来的第一件事,我拥抱了我的母亲,我的姐姐,我的姑姑,尤其是我的姑姑,她一直为我家的事情奔波。刚刚和她们见面,一时间都不知道说什么,直接拥抱了她们。我妈妈之前也会见过我,但这次终于摸到了妈妈,那种真实感特别强烈。

“其实于欢家里人今年经历了很焦灼的等待期,同监狱和于欢刑期差不多、狱中表现也差不多的狱友的减刑通知都已经出来了,不少人都已经出狱了。但是于欢案十分敏感,所以在作出减刑决策时也更加慎重。”殷清利说。

2016年4月14日,苏银霞、于欢母子因无法偿还高利贷,被11名催债者限制人身自由,并遭受辱骂、抽耳光、鞋子捂嘴等凌辱。当时,于欢拿起水果刀捅伤4人,被刺中的杜志浩次日死亡。

“感谢党和政府,感谢公检法各级部门,给了我一个公平公正的判决,感谢殷清利律师、感谢媒体朋友,感谢所有关心我的好心人。”11月19日下午,出狱后的于欢在社交平台上发文称,一直到现在都感觉有点不真实,担心还活在梦中。

回到家里,按照我们这边的习俗,我去理了发,洗了个澡,去去晦气,准备迎接以后的新生活。

但是谁也不清楚于欢出狱的确切日子究竟是哪天,也没有人知道这一天会来得这么快。

综合澎湃新闻、解放日报·上观新闻等

2020年11月18日,山东聊城中院作出《刑事裁定书》,认为罪犯于欢在服刑期间,能够悔罪认罪,接受教育改造,积极参加各项学习,完成劳动任务,受到表扬奖励6次,确有悔改表现,依法可以减刑。决定对于欢减去余刑释放。

这么长时间终于团聚,长期分离之后的重逢让我更加珍惜,希望以后的生活都会好好的。”

以前,于欢母亲苏银霞想把厂子交给于欢打理,现在她的想法彻底改变了,想让于欢自己出去闯闯。“于欢进去的时候才20岁出头,哪里都没去过,还没有看过世界。现在也不想让他留在工厂里了。”她说。

于欢出狱后告诫同龄人:

他写道:“18日上午开完庭,法庭宣布刑满释放,到家的时候大概中午11点多。

“我看能不能赶上19日晚的高铁或者飞机,我也想去冠县看看于欢。”殷清利说话时也有种难以抑制的激动。

拥抱妈妈、姐姐和姑姑

殷清利曾经在采访中向记者表示,于欢减刑是早晚的事情,因为监狱曾经给他反馈过,于欢在狱中表现很好,曾经6次被表扬。

11月19日,于欢在自家以前的工厂中接受了媒体的采访,他说,自己在出狱后回了老家,祭奠了去世的爷爷奶奶,见过了久违的亲人,尽管从出狱到现在只睡了3个小时,但出来了,人就很精神。当记者问到有什么话想对同龄人说时,于欢回答:“不管在任何时候,做人都不能冲动,更不能做违法的事。因为犯罪的代价实在是太大了。”

2017年6月23日,山东高院作出改判,认为于欢刺死一人行为属防卫过当,于欢最终获刑5年。

B费助攻拉什福德破门

虽然天天都在想能早点回家,但真到了这一天,还是感觉不真实。

opta统计,B费加盟曼联以来已经直接送出了12次助攻,是索帅执教曼联以来,队内的助攻王。尽管今年冬窗才加盟曼联,但是B费成为曼联核心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

记者联系到于欢的代理律师殷清利,他表示自己也是19日上午刚从于欢家人那里得知他已经出狱的消息。

作为队内指定的第一点球手,B费实际上也可以主罚马夏尔创造的那个点球的,不过他将机会留给了新赛季以来状态平平的马夏尔。此外,B费还助攻卡瓦尼打进了一个进球,不过遗憾因为越位无效。实际上那个球,B费自己选择冲刺去单刀攻门也是有机会的,他显然是有意在给卡瓦尼做球。无论是场上还是场下表现,以及接受采访的言论。B费都展现出了带头大哥的风范。曼联想要复兴,B费将是球队的绝对核心。

服刑4年7个月4天后,11月18日上午,山东“辱母杀人案”当事人于欢获减刑提前出狱。此前他曾因刺死辱母者被判无期徒刑,后改判有期徒刑5年。

于欢在社交平台发布的山东省聊城监狱出具的释放证明书上写道:于欢因故意伤害罪于2017年6月23日经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5年,无附加刑。服刑期间,减刑1次,减刑4个月26天,实际执行刑期4年7个月4天,现因执行刑满予以释放。

到了家以后,也是这种感觉,就担心这是个梦,以为是这个梦还没醒。看到家人,看到熟悉的环境,这也是梦里出现的场景。

“这次终于摸到了妈妈”

“其实于欢家里人昨天(18日)就开始联系我了,但是我一直在赶路,就没沟通上。”殷清利说,最近一次听说于欢出狱在即的消息也就是在几天前,监狱通知家里人给于欢送去几件便服。“一般来说监狱是不允许穿自己的衣服的,送衣服给他也就意味着于欢出狱指日可待。”当时家里人和代理律师都如此推测。

按照日程安排,10月20日前随迁子女考生须将其父母的相关证明材料提交报名单位进行初审;11月8日8时至11日20时,通过资格审核的随迁子女考生,在网上填报报名信息并缴费,缴费成功后按区招办规定时间和地点进行现场报名资格确认。

让家里给于欢送几件便服

Related Post